非常非常不想成为魔法少女

随便搞搞。等想到再补简介。

【翔润】冷战

before you read

※樱井翔×松本润,一贯现实向+日常感,注意避雷。

※本体茄担站all斗,业余写写翔润,客观角度,有不妥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1

雨好像是一直在下。

雨幕笼罩着昏暗的天空,深夜的住宅区里没有明晃晃的车前灯映出雨丝落下的身姿,显得格外黯淡。有如静默的候机室——落地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里面一成不变的等待。不过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沉进被褥之中,酣睡一晚。

凌晨两点,被憋醒的樱井翔想去趟厕所。亮灯,习惯性地伸手摸到枕边的那条被子,它依照平时的方法叠得整整齐齐,尾部向下卷利于其主人更好的保存热量,却冰凉得像块墓地。

对啊,昨天松本润就从他的家里搬出去了。

因为一点琐碎的事情,一点就着的两个人将累积的压力都释放在了对方身上,谁也不肯妥协不肯示弱。

说了什么话来着?无论什么,总之并没有迎来轻松的释放。或许是工作太累,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最好的笑容给了节目和fan们,最坏的心情却给了彼此。结果就是,大吵了一架之后松本连夜收拾了东西离开了这座房子。

那就接着睡吧。夜还长。

已经没有交流一周了。虽然平时他们也会在镜头前刻意回避和对方的亲密举动,但那是避嫌,不算数的。现在这个湿冷的雨夜,樱井是多么渴望能和润在一起肌肤相亲。

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果核一样的眼睛却一直在没有月光的夜里圆睁着。

始终无法再平静下来了。

2

如果润还在的话应该是怎样?

反正怎么也睡不着了。樱井索性拿起旁边的枕头垫高腰部,坐起来认真的想这件事。

即使明天还要播新闻,即使会睡眠不足,脑海中也被松本占据得满满当当,没法用橡皮擦擦去,也容不下其它任何事情了。

他第一时间想起的不是那些干柴烈火赤诚相对的夜晚,也不是他们约会吃饭购物互诉爱意的时候,而只是和润一起睡觉而已。只是睡觉。

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时候,平时认真强势的松本润会缩成小小的一团,不是偶像,不是俳优,只是能被他搂在怀里睡觉的小润,可以任他的吻像小雨点一样落在脸颊之上,睡着了嘴里还会不知不觉开始咕哝平常绝对说不出口的软腻情话。这副情景成员谁都不会知道,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甜蜜。

而且只要润在,早上起来樱井家的烤面包机就会运作起来,只要简单的操作就能吃到好吃的早饭,不需要樱井下厨,不会有炸掉厨房的危险。那是松本润带来的,一贯松本风格的东西。黄油的香气总能唤醒美好的一天,即使这一天并不怎么美好。

简单的早餐,硅藻泥的杯垫,可爱的花边围裙,润清爽的笑容,床上两个枕头,玄关处两双条纹拖鞋,一双横条纹,一双竖条纹,很家居的画面。窗外阳光明媚,街道上蝉鸣响彻。不过是平凡甚至有些无趣的的夏日景色,在这时却显得十分悲哀。

那时至少还未失去温度。即使他们还是会假装关系不好,却能在这间房子里,做着天底下谁都没有办法想象这两个同一组合的正统派偶像做的事,然后相拥而眠。

而现在已然是深秋,花干枯了,蝉鸣死在了九月,连梦都消失在了停机坪上。几欲冻僵的夜晚,樱井是多么想要夏天再度到来,尽管夏天是那么无趣那么平凡。

他试图让自己的心绪逐渐冷却下来,于是开始想能挽回的方法。

能有什么办法。

他不知道的是,城市不远的那一边,松本润也几乎一夜无眠。

3

次日樱井明显睡眠不足,脸好像更圆了,浮肿着晚上上节目似乎也只能这样了。他撕开速溶咖啡的小包装,将那些不知道什么颜色的粉末一股脑倒进马克杯里面。松本润离开之后,他就再没有了喝现磨咖啡制作精致拉花的心思。摩卡和瑞士卷也算了吧,没有那个心情。

成员都看得出来,但毕竟谁都不是当事人,没有什么真正好说的。大野一如既往的沉默,即使马鹿脱皮的相叶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动不动就关系变差,二宫的眼神怀着怜爱。可怜的弟弟,可怜的小翔。

和樱井一熬夜就会水肿不一样,松本还是和以前无差,对待工作表里如一的认真,在频闪闪光灯前面无懈可击。针对巡演的会议结束之后,樱井叫住他,若有若无的提出家里剩下的电器和家具想让他带走的事,他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樱井还想告诉他今天预报有雨,让他早点回家,但话未出口之前,他先认识到了自己早已失去了这个权利。

望着他的侧脸,樱井竟然无意识的感到自卑。——自作聪明,真是个傻得可以的方法。

不过也没有其它的选项了。

今天的天色仍然阴沉,但下不下雨谁也不知道。

4

雨还是下了,和天气预报播送的一样。

倾盆大雨的深秋,樱井点起米白色的香薰蜡烛缓解疲劳。不一会微弱的焰心就在墙上映出一个薄薄的影子,温和的甜香在屋中弥漫开来,却愈加使人心神不宁。

一身运动服的松本润在下着大雨的夜晚闯进了樱井家。他粗重地喘气,近乎胁迫似的敲开门,发尖和衣角都湿漉漉的向下滴着水,狼狈不堪,好看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樱井翔一开始是以为他记起了白天的约定,然而当松本踉踉跄跄地进门之后,酒气流通进整个屋子,才知道那并不是松本记性有多好,而是他习惯性的回到了这里,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

按松本平时的酒量来说,怎么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但在一连串的冷战之后,很难说他不会。暂且不论是真是假,他的冷静,他的潇洒,也未必不是演技。

至少樱井是知道这点的。但他也很清楚,松本润在清醒的时候绝不会示弱,只要演了,他就会一直演下去的。

于是两个人都绷着劲。

但先绷不住的还是樱井。他转身去浴室拿了很大条的毛巾和吹风机,像美容室的店员一样耐心地给松本润弄干头发。松本似乎想去制止他,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垂着头,露出看起来很容易受伤害的脖颈,任凭樱井为自己服务。松本那胡茬到了晚上长出来不少,茂盛过头就显得有点邋遢。头发也支楞着,配上侧脸的棱角分明,一脸不耐烦又大义凛然的样子,总感觉像是在审讯中。

樱井很想说去泡个澡吧,让温热的水流环绕在周围,也许就会松弛下来;去吃点东西吧,我可以煮一点速食汤什么的;去睡个好觉吧,明天一定会好一点的……

但谁都没有行动。不过是变成了一个非常奇异的状态——松本润像往常一样,在被吹完头发之后,进了樱井翔家的浴室,把衣服脱下来甩干,然后找了一套自己曾经在这里穿过没有拿走的睡衣,换上之后自觉地躺到了沙发上面。

樱井有点不知所措。他轻轻踱步到睡在沙发上的松本润旁边,感受着昔日恋人的鼻息,望着他没系好的浴袍胸前开的那样一个细细长长的三角,想着这样睡会着凉的——

还是忍不住啊。樱井低下头在那漂亮的锁骨旁边轻轻啄了一口,试图抱起松本到卧室的床上。

5

根本没有睡着啊。

被勉强抱在怀里的松本润出其不意地吻上了面前的那个人,直到两个人的嘴唇都被压抑了许久的对方亲得红肿。

也就是一个吻或者一句话的问题。一直都没有结冰,更没有什么冷战。

共浴之后,当被子将两人罩在一起的时候,松本点了根烟捏在手里,叹气,火光随之跳动:

“这不是旧情复燃吗?”

樱井跳下床去,飞快地拉好窗帘,而后手掌轻柔地覆上恋人胸前的两点:

“从来就没有灭过。”

剪影浮现在窗帘之上。

冷战过后,今夜或许是个炽热的夜晚。

虽然这么说不一定合适,但就像夏天一样。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