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非常不想成为魔法少女

随便搞搞。等想到再补简介。

【翔润】冷战

before you read

※樱井翔×松本润,一贯现实向+日常感,注意避雷。

※本体茄担站all斗,业余写写翔润,客观角度,有不妥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1

雨好像是一直在下。

雨幕笼罩着昏暗的天空,深夜的住宅区里没有明晃晃的车前灯映出雨丝落下的身姿,显得格外黯淡。有如静默的候机室——落地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里面一成不变的等待。不过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沉进被褥之中,酣睡一晚。

凌晨两点,被憋醒的樱井翔想去趟厕所。亮灯,习惯性地伸手摸到枕边的那条被子,它依照平时的方法叠得整整齐齐,尾部向下卷利于其主人更好的保存热量,却冰凉得像块墓地。

对啊,昨天松本润就从他的家里搬出去了。

因为一点琐碎的事情,一点就着的两个人将累积的压力都释放在了对方身上,谁也不肯妥协不肯示弱。

说了什么话来着?无论什么,总之并没有迎来轻松的释放。或许是工作太累,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最好的笑容给了节目和fan们,最坏的心情却给了彼此。结果就是,大吵了一架之后松本连夜收拾了东西离开了这座房子。

那就接着睡吧。夜还长。

已经没有交流一周了。虽然平时他们也会在镜头前刻意回避和对方的亲密举动,但那是避嫌,不算数的。现在这个湿冷的雨夜,樱井是多么渴望能和润在一起肌肤相亲。

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果核一样的眼睛却一直在没有月光的夜里圆睁着。

始终无法再平静下来了。

2

如果润还在的话应该是怎样?

反正怎么也睡不着了。樱井索性拿起旁边的枕头垫高腰部,坐起来认真的想这件事。

即使明天还要播新闻,即使会睡眠不足,脑海中也被松本占据得满满当当,没法用橡皮擦擦去,也容不下其它任何事情了。

他第一时间想起的不是那些干柴烈火赤诚相对的夜晚,也不是他们约会吃饭购物互诉爱意的时候,而只是和润一起睡觉而已。只是睡觉。

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时候,平时认真强势的松本润会缩成小小的一团,不是偶像,不是俳优,只是能被他搂在怀里睡觉的小润,可以任他的吻像小雨点一样落在脸颊之上,睡着了嘴里还会不知不觉开始咕哝平常绝对说不出口的软腻情话。这副情景成员谁都不会知道,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甜蜜。

而且只要润在,早上起来樱井家的烤面包机就会运作起来,只要简单的操作就能吃到好吃的早饭,不需要樱井下厨,不会有炸掉厨房的危险。那是松本润带来的,一贯松本风格的东西。黄油的香气总能唤醒美好的一天,即使这一天并不怎么美好。

简单的早餐,硅藻泥的杯垫,可爱的花边围裙,润清爽的笑容,床上两个枕头,玄关处两双条纹拖鞋,一双横条纹,一双竖条纹,很家居的画面。窗外阳光明媚,街道上蝉鸣响彻。不过是平凡甚至有些无趣的的夏日景色,在这时却显得十分悲哀。

那时至少还未失去温度。即使他们还是会假装关系不好,却能在这间房子里,做着天底下谁都没有办法想象这两个同一组合的正统派偶像做的事,然后相拥而眠。

而现在已然是深秋,花干枯了,蝉鸣死在了九月,连梦都消失在了停机坪上。几欲冻僵的夜晚,樱井是多么想要夏天再度到来,尽管夏天是那么无趣那么平凡。

他试图让自己的心绪逐渐冷却下来,于是开始想能挽回的方法。

能有什么办法。

他不知道的是,城市不远的那一边,松本润也几乎一夜无眠。

3

次日樱井明显睡眠不足,脸好像更圆了,浮肿着晚上上节目似乎也只能这样了。他撕开速溶咖啡的小包装,将那些不知道什么颜色的粉末一股脑倒进马克杯里面。松本润离开之后,他就再没有了喝现磨咖啡制作精致拉花的心思。摩卡和瑞士卷也算了吧,没有那个心情。

成员都看得出来,但毕竟谁都不是当事人,没有什么真正好说的。大野一如既往的沉默,即使马鹿脱皮的相叶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动不动就关系变差,二宫的眼神怀着怜爱。可怜的弟弟,可怜的小翔。

和樱井一熬夜就会水肿不一样,松本还是和以前无差,对待工作表里如一的认真,在频闪闪光灯前面无懈可击。针对巡演的会议结束之后,樱井叫住他,若有若无的提出家里剩下的电器和家具想让他带走的事,他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樱井还想告诉他今天预报有雨,让他早点回家,但话未出口之前,他先认识到了自己早已失去了这个权利。

望着他的侧脸,樱井竟然无意识的感到自卑。——自作聪明,真是个傻得可以的方法。

不过也没有其它的选项了。

今天的天色仍然阴沉,但下不下雨谁也不知道。

4

雨还是下了,和天气预报播送的一样。

倾盆大雨的深秋,樱井点起米白色的香薰蜡烛缓解疲劳。不一会微弱的焰心就在墙上映出一个薄薄的影子,温和的甜香在屋中弥漫开来,却愈加使人心神不宁。

一身运动服的松本润在下着大雨的夜晚闯进了樱井家。他粗重地喘气,近乎胁迫似的敲开门,发尖和衣角都湿漉漉的向下滴着水,狼狈不堪,好看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樱井翔一开始是以为他记起了白天的约定,然而当松本踉踉跄跄地进门之后,酒气流通进整个屋子,才知道那并不是松本记性有多好,而是他习惯性的回到了这里,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

按松本平时的酒量来说,怎么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但在一连串的冷战之后,很难说他不会。暂且不论是真是假,他的冷静,他的潇洒,也未必不是演技。

至少樱井是知道这点的。但他也很清楚,松本润在清醒的时候绝不会示弱,只要演了,他就会一直演下去的。

于是两个人都绷着劲。

但先绷不住的还是樱井。他转身去浴室拿了很大条的毛巾和吹风机,像美容室的店员一样耐心地给松本润弄干头发。松本似乎想去制止他,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垂着头,露出看起来很容易受伤害的脖颈,任凭樱井为自己服务。松本那胡茬到了晚上长出来不少,茂盛过头就显得有点邋遢。头发也支楞着,配上侧脸的棱角分明,一脸不耐烦又大义凛然的样子,总感觉像是在审讯中。

樱井很想说去泡个澡吧,让温热的水流环绕在周围,也许就会松弛下来;去吃点东西吧,我可以煮一点速食汤什么的;去睡个好觉吧,明天一定会好一点的……

但谁都没有行动。不过是变成了一个非常奇异的状态——松本润像往常一样,在被吹完头发之后,进了樱井翔家的浴室,把衣服脱下来甩干,然后找了一套自己曾经在这里穿过没有拿走的睡衣,换上之后自觉地躺到了沙发上面。

樱井有点不知所措。他轻轻踱步到睡在沙发上的松本润旁边,感受着昔日恋人的鼻息,望着他没系好的浴袍胸前开的那样一个细细长长的三角,想着这样睡会着凉的——

还是忍不住啊。樱井低下头在那漂亮的锁骨旁边轻轻啄了一口,试图抱起松本到卧室的床上。

5

根本没有睡着啊。

被勉强抱在怀里的松本润出其不意地吻上了面前的那个人,直到两个人的嘴唇都被压抑了许久的对方亲得红肿。

也就是一个吻或者一句话的问题。一直都没有结冰,更没有什么冷战。

共浴之后,当被子将两人罩在一起的时候,松本点了根烟捏在手里,叹气,火光随之跳动:

“这不是旧情复燃吗?”

樱井跳下床去,飞快地拉好窗帘,而后手掌轻柔地覆上恋人胸前的两点:

“从来就没有灭过。”

剪影浮现在窗帘之上。

冷战过后,今夜或许是个炽热的夜晚。

虽然这么说不一定合适,但就像夏天一样。








【翔润】十一通未接来电

before you read
※润润34岁诞生日快乐♡
希望你每一天都开心顺利呀♡
※翔润。只是一块小甜饼。陈年老梗。
※茄紫双担×,之前不写翔润是觉得自己的文字功力无法描绘出两人之间那种清淡而微妙而且深刻的感情……

东京都某所。

晚上九点半,岚的新MV最后一个镜头终于也拍摄完了。

现场的staff们折起反光板和摄影设备,清点器材,成员们也换上私服准备离开。

松本润系好鞋带,挎上包之后,帮着清理地上洋洋洒洒的气球和彩带残片。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节目组的大家利用拍摄间隙聚在一起庆祝了一番——

真累。

还是一个人回家舒舒服服地泡个澡,然后窝在床上读完昨天看到第五章的那本小说,自然地沉入梦乡来消除压力比较好。虽然按往常来说一定会叫上小栗和斗真他们喝酒,但今天真的是累得什么都不想做了……

他下了电梯,忽然觉得全世界都舒缓下来了,但心里突然出现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坠得发疼。

松本觉得不干点什么总有些难受,于是停在走廊拐角处的吸烟区,从口袋里摸出支烟。

刚准备点上,那边就闪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圆脸的男人,是樱井,他手里也捏着支烟,橘红色火光在昏暗的走廊里一闪一闪,吸上一口之后两人的眼神都有点飘忽。

没有人说话,一种不知道如何描述的气氛游走在相隔五米的两人之间。

“hey,松润。”

樱井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踩死手里的烟,侧过脸向松本打招呼,圆圆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炯炯有神。

“还没回家吗翔さん?”

松本也掐了烟,走了过去。

“没呢。一起吃个饭吗?”停顿了几秒,樱井吐出几个字。

“……”

松本润想拒绝,但面前的却偏偏是这个人,他一瞬间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和心情。

“嗯,去哪?”

十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在人形町的一家小酒馆下了车。夏末秋初的夜晚,拂过身边的风不会太过温热,无比清爽迷人,小店的纸门前面挂着红红的纸灯笼,影影绰绰透出微黄的光晕。

午后下过一场雨,天气凉了不少。松本穿的风衣潇洒帅气,但薄薄一层类似防晒衣的面料却不怎么能御寒——

他一双凉凉的手来回揉搓着,找不到口袋,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心中乱成一团。

樱井绕到他的左边,拿手勾了下侧面不太容易看见的口袋,“是这。”

“谢啦。”

两个人同步的脚步声掩盖过了心跳。

坐定之后樱井擅自点了单——

但实际上都是松本爱吃的,这让原本一脑袋怨念的松本感觉有些欣慰。

嘛,怎么说也是一起工作了十几年的同事,这点上面还是懂我的……松本这样想着,埋头吃了起来。

“润君,生日快乐啊。其实今天我叫你过来其实是有个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能帮我见证一下。”樱井说。

“什么?”松本没有停箸,将百分之七十的精力都集中在盘里的文字烧上面,热气有点熏眼睛,但很美味。

“就是啊,我想请你见证一下,我今天要对一个一直喜欢的人告白……”

樱井意外的吞吞吐吐,但终究还是说出来了。

松本润懵了。

他瞬间感觉到胸腔里面某个薄薄的小小的东西咔嚓一下碎了,但脸上的微笑仍然僵在那里没有动。

为什么我喜欢的人要在我生日的夜晚向我的情敌告白还要我全程陪同助阵见证?

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事情了吧,自己简直倒霉透了。

一般的回答是什么?

你要加油啊。

会成功的。

一定会的。

……

可是松本润没有那么大度。

直接问是谁大概是不礼貌的,毕竟成员之间的pravite之类平时都以互不干涉为基本原则。但是自己抑制不住这样的心情……

松本装作若无其事,随便提了那个有名的绯闻对象的名字,樱井摇了摇头。

不是吗?

松本很困惑,仔细想想,翔君平时也没有其它可能在意的人……

“那,我要打电话啰。”樱井翔掏出手机,屏幕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像个来自未来遥远星球上的人。

“嗯。”

松本闷声答道。

觉得有些不满意,又补上一句违心的话:

“我会做上帝见证你们的幸福的。”

没有回答。

樱井翔的大眼睛一眨一眨。靠在耳边的屏幕上的光亮了很久,最终也变成了滴——滴的声音。对方没有回应,没有接听——又打了一通,依旧如此。樱井有些烦躁,松本为他斟上温热的清酒。

没有喋喋不休,两个满腹心事的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一个不停地打着电话,另一个不停地向自己的两颊塞进食物。相同的是两个人都在一杯一杯的灌自己,全都像受了什么刺激。

要在平时的话,大抵会相反吧,松本认为是这样。

打到第八个电话的时候,樱井突然停下来:

“润,你觉得我是个值得喜欢的人吗?”他撑着脸望着对面的人,眼神朦胧好似一汪春水。

“当然是了。”

当然是了。怎么可能不是,你不是简简单单由三个字组成的人名,不是只顶着庆应杰尼斯偶像的男人,不是……

这样的心情该怎么表达?自己表达不出来,也不敢去做。

松本想拍拍樱井的肩,但犹豫了一下,悬在半空的手还是缩了回去。

“真的吗……?”

樱井笑了,然后继续打着电话,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绯色,不知是醉意还是羞涩。

松本换了白兰地。

十一点三十二分,两人的夜会结束了,樱井一共打了十一个电话。

松本把自己的车扔在了路上,掏出皮夹结了账,给樱井叫了辆出租,看见他摇摇晃晃上车之后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准备回家。

还是披一件衣服吧,夜里气温降得太快。

松本润拉开车门,取出放在驾驶座后面的厚外套,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拿上手机,外套口袋里鼓起一个清晰的形状。

一轮明月悬在头顶。而手机的屏幕上面,有十一个未接来电。

手机在振动,屏幕上面绿色的标志在闪烁——松本润毫不犹豫地接起。

“喂,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