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非常不想成为魔法少女

喜好:
茄担.主页80%以上是生田斗真先生相关.
cp吃旬斗+a团虹笃.其余只吃团爱友情向.
j家无墙欢迎讨论.
关于我自己:
正经jk.
但未来全都是未知一点儿也不正经.
与喜欢的人相处只能变成丧失自我的小粉丝.
不会画画 偶尔写写东西 大多数时间躺尸 每年一更 随心所欲毫无目的.
脑子不够用所以做梦的时候思考.
大概这样.

明天考数学
虽然已经在空间里发过一遍了
我还想在lof上再发一遍

neru爸爸的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真好听
吃我安利mafu版的
中毒至深

室毅桑除外www
这个脑洞真的棒給疯狂打CALL啊!!!

岚星人美食手账:

月饼SHO【樱花冰淇淋月饼】

樱花花蜜配进口芝士冰淇淋,浓郁绵密,花香怡人。

特点:会问大家过得好不好的月饼,适合考试前吃,吃完后插会儿腰,效果会更好。

月饼拔【抹茶玄米月饼】

淡淡抹茶香与日本玄米完美结合,入口清新滋味。

特点:比较摇滚东方风格月饼,总是劝你再吃点,适合配相叶茶服用,搭配后可以见到disco star来接你。

中秋节到了,五人月饼给大家拜个早年

月饼尼【橙香蜂蜜月饼】

新西兰蜂蜜制成的内馅口感绵密,包裹橙香颗粒,层层滋味。

特点:适合在上网的时候吃,没有网的时候吃味道会打折, 吃完后跑火车的功力会得到加持。(不用怀疑,我写这篇的时候刚吃了

月饼润【蔓越莓摩卡月饼】

酸甜的蔓越莓配摩卡内馅,清甜与浓郁的巧妙融合。

特点:带给人幸福的月饼(室毅桑除外)吃完后能感觉到耀眼的光芒和不想站直的冲动

月饼智【法式乳酪月饼】

好不容易找到的蓝月饼(对,去年我们塞给了小大一只面包

咸香奶黄缀以法式黄油,奶香四溢。

特点:吃完后会说好吃的月饼,喜欢甜食的人会格外喜欢吃完后要注意防晒

最后五仁(人)月饼祝大家中秋快乐!

ENJOY YOUR MOONCAKE!

PS:公主号是同名哒

第一张是动图,预览不动是为什么。。


好久没看b站了,打开最近关注的动态居然有99+。
刚才忍不住点进去看了几个我茄的宣番,时隔半年自家字幕组tomato种植园才更新……
不过弹幕里竟然在刷toma为了新电影《先生》要上夜会了……!!!
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我先爆为敬!
开心ヽ(○^㉨^)ノ♪

今日被迫在家待了一天。
不上学的感觉真好,下午四点起床阳光燥热心里烦躁但是很温暖。
只是一想到有如山的笔记要补就很心痛。
回看了一遍《秘密》,室长茄美颜盛世……突然有点想写薪刚×石川安吾……
啊,没错就是《Border》里的栗子,简直令人抓狂的带感,再来点类似审讯的下流剧情×
顺便构思校长×老师中……yjx这个设定真迷人。
最后,《打上花火》循环做题ふわふわ的感觉太爽,安利。

人生密密缝里面的。
“叫大野的男生”真的一秒出戏2333
然而这样的感觉太美好。
等toma的土龙2。

刚刚刷了好几遍最新鲜的toma!
因为是toma所以生肉也完全ok~
一分多钟的个人小视频,头毛感觉又回到了无间双龙时期只是没有那么卷。内容主要还是宣番,《先生》,预定18年5月的《友罪》,还有一个舞台剧……
顺便还提了toma的部屋也会一点点更新的www
看见努力又可爱的toma简直立刻满电♡
我加油学习!

【翔润】十一通未接来电

before you read
※润润34岁诞生日快乐♡
希望你每一天都开心顺利呀♡
※翔润。只是一块小甜饼。陈年老梗。
※茄紫双担×,之前不写翔润是觉得自己的文字功力无法描绘出两人之间那种清淡而微妙而且深刻的感情……

东京都某所。

晚上九点半,岚的新MV最后一个镜头终于也拍摄完了。

现场的staff们折起反光板和摄影设备,清点器材,成员们也换上私服准备离开。

松本润系好鞋带,挎上包之后,帮着清理地上洋洋洒洒的气球和彩带残片。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节目组的大家利用拍摄间隙聚在一起庆祝了一番——

真累。

还是一个人回家舒舒服服地泡个澡,然后窝在床上读完昨天看到第五章的那本小说,自然地沉入梦乡来消除压力比较好。虽然按往常来说一定会叫上小栗和斗真他们喝酒,但今天真的是累得什么都不想做了……

他下了电梯,忽然觉得全世界都舒缓下来了,但心里突然出现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坠得发疼。

松本觉得不干点什么总有些难受,于是停在走廊拐角处的吸烟区,从口袋里摸出支烟。

刚准备点上,那边就闪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圆脸的男人,是樱井,他手里也捏着支烟,橘红色火光在昏暗的走廊里一闪一闪,吸上一口之后两人的眼神都有点飘忽。

没有人说话,一种不知道如何描述的气氛游走在相隔五米的两人之间。

“hey,松润。”

樱井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踩死手里的烟,侧过脸向松本打招呼,圆圆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炯炯有神。

“还没回家吗翔さん?”

松本也掐了烟,走了过去。

“没呢。一起吃个饭吗?”停顿了几秒,樱井吐出几个字。

“……”

松本润想拒绝,但面前的却偏偏是这个人,他一瞬间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和心情。

“嗯,去哪?”

十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在人形町的一家小酒馆下了车。夏末秋初的夜晚,拂过身边的风不会太过温热,无比清爽迷人,小店的纸门前面挂着红红的纸灯笼,影影绰绰透出微黄的光晕。

午后下过一场雨,天气凉了不少。松本穿的风衣潇洒帅气,但薄薄一层类似防晒衣的面料却不怎么能御寒——

他一双凉凉的手来回揉搓着,找不到口袋,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心中乱成一团。

樱井绕到他的左边,拿手勾了下侧面不太容易看见的口袋,“是这。”

“谢啦。”

两个人同步的脚步声掩盖过了心跳。

坐定之后樱井擅自点了单——

但实际上都是松本爱吃的,这让原本一脑袋怨念的松本感觉有些欣慰。

嘛,怎么说也是一起工作了十几年的同事,这点上面还是懂我的……松本这样想着,埋头吃了起来。

“润君,生日快乐啊。其实今天我叫你过来其实是有个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能帮我见证一下。”樱井说。

“什么?”松本没有停箸,将百分之七十的精力都集中在盘里的文字烧上面,热气有点熏眼睛,但很美味。

“就是啊,我想请你见证一下,我今天要对一个一直喜欢的人告白……”

樱井意外的吞吞吐吐,但终究还是说出来了。

松本润懵了。

他瞬间感觉到胸腔里面某个薄薄的小小的东西咔嚓一下碎了,但脸上的微笑仍然僵在那里没有动。

为什么我喜欢的人要在我生日的夜晚向我的情敌告白还要我全程陪同助阵见证?

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事情了吧,自己简直倒霉透了。

一般的回答是什么?

你要加油啊。

会成功的。

一定会的。

……

可是松本润没有那么大度。

直接问是谁大概是不礼貌的,毕竟成员之间的pravite之类平时都以互不干涉为基本原则。但是自己抑制不住这样的心情……

松本装作若无其事,随便提了那个有名的绯闻对象的名字,樱井摇了摇头。

不是吗?

松本很困惑,仔细想想,翔君平时也没有其它可能在意的人……

“那,我要打电话啰。”樱井翔掏出手机,屏幕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像个来自未来遥远星球上的人。

“嗯。”

松本闷声答道。

觉得有些不满意,又补上一句违心的话:

“我会做上帝见证你们的幸福的。”

没有回答。

樱井翔的大眼睛一眨一眨。靠在耳边的屏幕上的光亮了很久,最终也变成了滴——滴的声音。对方没有回应,没有接听——又打了一通,依旧如此。樱井有些烦躁,松本为他斟上温热的清酒。

没有喋喋不休,两个满腹心事的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一个不停地打着电话,另一个不停地向自己的两颊塞进食物。相同的是两个人都在一杯一杯的灌自己,全都像受了什么刺激。

要在平时的话,大抵会相反吧,松本认为是这样。

打到第八个电话的时候,樱井突然停下来:

“润,你觉得我是个值得喜欢的人吗?”他撑着脸望着对面的人,眼神朦胧好似一汪春水。

“当然是了。”

当然是了。怎么可能不是,你不是简简单单由三个字组成的人名,不是只顶着庆应杰尼斯偶像的男人,不是……

这样的心情该怎么表达?自己表达不出来,也不敢去做。

松本想拍拍樱井的肩,但犹豫了一下,悬在半空的手还是缩了回去。

“真的吗……?”

樱井笑了,然后继续打着电话,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绯色,不知是醉意还是羞涩。

松本换了白兰地。

十一点三十二分,两人的夜会结束了,樱井一共打了十一个电话。

松本把自己的车扔在了路上,掏出皮夹结了账,给樱井叫了辆出租,看见他摇摇晃晃上车之后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准备回家。

还是披一件衣服吧,夜里气温降得太快。

松本润拉开车门,取出放在驾驶座后面的厚外套,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拿上手机,外套口袋里鼓起一个清晰的形状。

一轮明月悬在头顶。而手机的屏幕上面,有十一个未接来电。

手机在振动,屏幕上面绿色的标志在闪烁——松本润毫不犹豫地接起。

“喂,翔君……?”












【山斗】交换

before you read

※勉勉强强的七夕贺文。

※脑洞神奇,注意避雷,有肉。

※不是be。

时间不能倒流。

这是世界上每个人都清楚的事。

1

八月二十四日的晨光很清爽。

然而一向早起的生田斗真却睡过了头——

今天所预定的拍摄是早上九点,七点四十分的时候,经纪人来接他,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告诉他下楼,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嗡嗡作响。可他睡得如同置身模模糊糊的雨幕中,意识像被自天空向下降落的,密集的钢筋压迫,沉得可怕。

又过了一会,生田自己定的闹钟响了,他伸手摸到枕边那个木质的小玩意,把它甩下了床。放电池的仓受到猛烈撞击崩裂开来,可怜的两节电池滚落在地上,闹钟自然也就被迫沉默下来,生田因此给自己增加了二十八分钟的睡眠时间。

但无论是怎样的赖床,都会有骤然清醒的那一刻——

啊,完蛋了。下去一定会被骂的吧。

生田这么想着,晃晃脑袋,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习惯性的套上件贴身白t,再捡起昨晚穿过的一件衬衫,打开衣柜从衣架上扯下随便一条裤子穿上,没有五分钟就进了洗漱间里面。

男优的好处是不用自己花太长时间准备或者提前化妆,因此十分钟之后,蹬上鞋的生田乘电梯下了楼。

远处的经纪人脸色很不好。意料之中。

但生田意料之外的是,在他穿过那个草坪的时候,倒了下去。他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痛,体会到电影里常常描绘的那些人生即将落幕的不舍或悲哀之类的情感,就以一种僵硬的姿势当场心跳停止。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也不会知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无非是在连续几天繁重的工作之后再摄入酒精过多导致猝死而已。

昨夜……

昨夜和刚杀青的剧组进行庆功宴,然后又跟着他们去一家一家的喝,直到凌晨两点才回家,昏昏沉沉的进了屋子甩掉鞋就躺下了。

只记得手机一闪一闪的,山下的好几条未读信息在上面交错闪烁,自己连关掉的心情都没有。

生田斗真觉得如果有后悔的机会的话,自己一定会撕心裂肺的后悔。

可惜世界上的事情大多都不可逆转,于是他大概死在了天气这样清爽的一天。

2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生田不仅全程意识到了自己的死亡,还目睹了经纪人吓得面色发白打120,以及救护车到来之后车上跳下来的医生们对自己的抢救最后宣布抢救无效的一系列过程。然后,大概没几个小时就会登上今天的新闻和报纸吧,到今天晚上YouTube上面就会有几十万讨论量,或者更多……

等等,那我还活着……?

生田试着捏自己的手确认自己的存在,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没有手了,什么也没有。具体一点来说,是没有了实体——不过思维却异常的活跃,甚至在想昨天的短信里面究竟是什么内容。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阴森森的,前一秒钟自己还存在着脚踏实地的感觉,现在却变成了鬼魂幽灵之类的东西,谁都会感到害怕。

生田感觉他所居的载体正在向前走着,自己就像隔着玻璃幕墙感受着那个人的行动——

不能控制,出不了声,如同小时候下学不回家在蛋糕房外面,隔着小窗观摩甜品师用转盘抹匀雪白的奶油,却吃不到一口。

那个人是男性。

啊,能看见了。

他穿着米色的条纹拖鞋,脚踝骨节突出,走路很轻快,让人想到是适合穿靴子的类型。

是山下智久。

其实不需要那么多描述,至今活过来的人生三分之二都在一起,再加上一直保持着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生田从几百人的大合照里找到他都比辨认出自己还容易,何况变成鬼,变成什么都能找到他。

那我是寄居在山p的身体里了……?

活了三十三年的生田斗真从来没觉得这种比小说情节还要戏剧化的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很不巧的它就是发生了。

山下进了卫生间,拉上门,解开裤链,如厕。

生田看着他掏出来的东西,想到很多以前的事情。

3.4

http://88b2fa2f.wiz03.com/share/s/28ILEL2uoQ7G2izYUD1lYtH-2pN-hZ3BtQIL2miefo1Wui9s

5

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生田发现自己的意识能控制山下的动作了。靠自己的感应可以使他的身体前进,虽然一开始会有不太准的偏转,但是感应明显越来越强烈了。

而后生田不断练习着,让山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山p今天穿的好像也是破洞牛仔裤。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条裤子这么痴迷。

“你在说我吗斗真……?”

好像能跟山下本人的意识直接对话了。

“因为喜欢啊。没什么特别的,就像喜欢……一样。”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啊?”

“我应该是传达出去了啊。啊……算了。斗真你是怎么进入我的身体的?刚才看我上厕所了吧,你这小子。”

“啊,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简而言之,我应该是死了。”

“……”

就那么一瞬间之后,生田感觉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变大了,好像圆规张开两脚,画的圆就变大了很多——他活动着山下的手脚,轻松顺畅的感觉恍如隔世。

山下的声音一直断断续续地传来,但生田完全无法听清无法理解。生田试着回答,但感觉完全像处在薄薄的空无一物的纸板房间之中:

“喂——”

“斗真……………………我……”

“山p!回答我啊……!”

生田知道是徒劳,但还是不住地挥舞着山下的手臂。

呼吸仿佛停滞了,时间也停滞了。生田发现山下的声音和存在都如同飞入遥远太空脱离控制的人工卫星,一点也听不到了。

这算什么?

占据了好好的躯壳,变成了傀儡的山下,这应该是梦吧?

这是梦吧?这是梦吧?

生田不住地掐着山下的指尖,针刺般的纤细的痛感。他泪流满面。

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啊。

山下智久。

6

生田最后还是被救活了。

在某家贵宾级的私人病院里,植物状态的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同时期jr出道的山下智久每周都带着花束去探望他。

媒体对这种情谊大肆报导,山下一言不发。

越过层林尽染的深秋,白雪皑皑的寒冬,春天终于还是会来。

四月里的一天,窗外开着粉白的小蔷薇花,床边洒下被窗格分割成碎片的灿烂阳光。床头的监视器上面,那条直线也苏醒了起来。

生田醒了。

他的第一句话不是“我在哪里”,也不是“我是谁”。

“斗真呢?”

“我是山下,能打个电话给斗真吗?”





































【旬斗】错身

before you read
※一如既往旬斗,现实描述向白开水。

夜中。

梦境好像车窗外的景色一般向后倒退着——

海边,气球,微风浮动,薄纱白裙,笔挺西装,夏夜焰火。

生田斗真在凌晨醒来,一阵心悸。

他伸手打开床头灯,环顾四周,此刻身处之地,无疑是大而空荡的高级套房——自己睡的一张双人床上面两个丝质软枕,淡木色地板,灯光柔和,冷气温度舒爽怡人。

然而一觉醒来枕头却洇湿了大半边。

对了,这里是夏威夷……刚刚过去的昨日是好友小栗旬的婚礼……自己是和很多人一起被邀请来这里的,墙上还挂着那套没脱下来多久的白西装。

这家伙大概在享受新婚之夜吧。生田不禁苦笑,而后强迫自己躺下,闭上双目,试图消除掉脑海里的一切再度入眠。

怎么可能呢。

1

生田想起和小栗的初见。

那时候在片场,小栗旬穿着一条当时流行的,做旧的洗白牛仔裤,腰上挂着一大串当啷作响的金属链条,漫不经心的打完招呼就向他要电话。

轻浮的人。完全不想和他扯上任何个人关系。

这是生田当时的想法。

非常讽刺的是,后来他们在杀青之后却变成了一个电话就能凑在一起混着喝酒的关系。比生田想象的时间少了太多太多,两个人熟得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好几个世纪。

彼时小栗早早就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走路带风墨镜皮衣一定要全副装备光彩照人到堪比杂志封面——而生田却一直不温不火,早起穿连帽衫赶电车混迹人群当中,最享受的事仅仅是忙碌一天晚上回家打开冰箱门喝纸盒牛奶,生活极其乏味。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生田斗真都不太确认过程的时长以及到底是否确有其事,因为那时候他们还像浴后镜子上的水雾一样,又礼貌又朦胧。

但无论怎样,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样的境况下,遇见小栗旬之前的日子就是史前社会,小栗旬就是普罗米修斯,带来了火、光、以及文明的一整个世界。

知道邮箱地址之后,小栗就常常自动以很熟的口吻发一些根本没有营养的手机邮件给生田,内容无聊到足足能被收录连上厕所都不想看的那种书——今天见到哪位大物演员穿了两只不同色的袜子,明天自己一个人在路边吃了烤内脏,后天和kk的两位去了一家不错的地方喝酒,下回我们也一起去……

没有那么无聊的生田基本每一条都不会回,但每一条都会仔细地看,甚至还会收藏到加了密的文件里面——其实他有很多很多想对小栗旬说,但又不算是非说不可……

比如他看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把小栗旬身上发生的那些东西无条件套在自己身上并设想;再比如,他会看很多很多遍邮件的内容,然后在夜间想着小栗旬的时候,使用那些东西进行意淫,接着,越来越想那个笑起来脸上所有肌肉看起来都开心爽朗到天晴的男人,叫人以为这世界上永远是春天。

除了小栗旬这个名字整整三年稳稳的盘踞在生田斗真手机通讯录的最上一位之外,更多时候他们在一起吃很多很多的饭——常常是单独。当然也不是刻意营造浪漫氛围带落地窗的法国餐厅,只是一家做文字烧的小店,氛围随意,对酌三杯两盏无比轻松。小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每次都会点一杯老板特制的柠檬鸡尾酒,可能为了给旁边的人一直留下这样的印象,生田总觉得是这样。

而醉了之后,两个人也无数次地睡在同一张床上,半推半就的,生田家的一张不太大但能勉勉强强睡下两个人的单人床上又特意添了一个枕头,几天之后就有不同颜色的两种头发落得到处都是。早上起来小栗只会煎蛋,然后加两片冰箱里的面包,抹上冰箱里的花生酱。生田即使睡眼惺忪也能吃得出又冷又腻,但盯着面前的胡渣都没刮干净的小栗吃得风卷残云有同CM里的画面,便也学着他的样子大口往下吞这难得的爱心早餐。

连松本润都在饭桌上调侃他们,上述情况显然不作为友情成立。

谁知道呢。

反正小栗旬张狂归张狂,总也不可能将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真正进行到下一步,生田斗真又是不敢也不想搞清他们之间到底是否存在「恋」这种东西,或者说小栗旬对他是否有这种感情能不能回应来自生田斗真的……

算了吧。

生田把冰箱里酸掉长毛的牛奶整盒扔进垃圾箱,他已经不习惯喝这种带着少年腥气的东西了。

2

到花君开拍的时候,十二次kiss什么的其实都没那么有所谓了。

试演的时候小栗就把生田的嘴唇亲得红肿,偶然想起来涂的油腻腻的润唇膏糊了生田一嘴。

——如果不是这样,生田其实还是想装作无意的伸下舌头的。

后来也一起去洗温泉,袅袅热气中两人泡在一个池子里坦诚相见,生田发现小栗总是盯着自己的股间,虽然当面没提一句,回家还是忍不住想着这事给自己泄了好几次火才睡着。

三个月以后,花君播放终了,生田斗真这个名字的搜索次数以几何倍增的形式增加——他彻底进入了公众视线,结束了舞台剧的巡回,头发染回茶棕色,接下一部新剧,开始全情投入在刚刚开始的秋天。

他的生活也变得忙和不规律起来了——像当时的小栗旬一样,忙于电视剧映画杂志的拍摄,常常落到凌晨一两点才拖着一身疲惫踏进家门。

为了塑造角色又要在短时间内快速减去体重,于是每天靠少得可怜的素面和绵软无味的的豆腐度日。

人间失格杀青之后生田和小栗聚在老地方敞开肚子喝了顿酒才又感觉到啤酒原来是这么好喝的玩意儿,那顿饭简直吃得生田斗真泪眼朦胧。

席间小栗旬什么都没做,只是仔细盯着生田斗真看,他的两颊即使嚼着食物也有点凹进去了,眼袋黑眼圈比充满血丝的眼睛都大上一圈,皮带扣瘦进去两个——

小栗很心疼,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知道生田很喜欢工作,但那时少年一样的快乐却没有了,这点毋庸置疑。

小栗想着这些,把话随着文字烧一起咽进肚子里。下面跟灼热的铁板接触的时间有点久,有点烤焦了,吃在嘴里一股苦味。

3

秋天过后的冬天,小栗也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女。

虽然之前是憧憬着内田有纪进入这一行,好几年前也陆陆续续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但都没有这一个来得持久来得热烈来得迫不及待——

她叫山田优,热巧克力一样的女性,口感苦涩甘美充满层次,有同CD机里放着的恰克与飞鸟,《恋人是酒红色的》,似乎有她在的地方,质感冰冷的寒夜也可能变得鲜美而诱人。

那就交往吧。

《贫乏男子》刚刚杀青,小栗旬就表白了。结果自然一目了然,没有几个女人会拒绝和小栗旬交往。

之后的几个月他们痛痛快快的承认了关系,然后剧情顺畅的发生。约会,同居,最后在浪漫的法国餐厅求婚。两人都过三十,自然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生田斗真这么想,可惜他的公司不允许他恋爱,他也没有这一步的想法。

于是小栗旬这个名字从生田斗真通讯录里的第一位掉下来了,连同这个人也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他并不是没有其他朋友,和关八的横山还有冈田以及同期的二宫他们也不是没有吃过饭,但始终再没了那样的感觉,只有一种缺失般的破碎空荡。

总之那个冬天对于生田斗真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季节呢。漆黑的,渺茫的,缄默的,敏感的,柔软的,深刻的,刺骨的,漫长的,空无一物的。它令人感到疼痛,而且太难熬了。

总归有这一步的,早晚都要有。

生田斗真这么想着,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4

婚期定在六月。

传说六月的新娘能得到最至高无上的幸福,这里面好像有什么讲究,其实小栗也不是很清楚。

但每一个男人都会想看到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身着长长的白纱,微笑着走过红地毯的样子吧。

小栗旬也不例外。

婚前照例是最后的单身派对。一群年纪都不小了的男人嘻嘻哈哈地坐在嘈杂的pub里面,烟雾缭绕,说着些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凑在一起狂欢。小栗旬要了杯冰手的触礁伏特加,才想起来给生田打个电话。他叼着烟,拨通了手机,响起的是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小栗愣了一下,才明白他们已经不是原来了。即使一起吃饭也不会再回去了。小栗觉得是自己推着生田走远的,那时他们同坐一辆车子,只消刹车的那一刹那,伸出手臂,几乎就能抱到那时还是个少年的生田,把他的不安和退缩都抱过来,紧紧地搂在怀抱中央,像一切在滚滚红尘中紧密拥抱相依为命的恋人一样。

然而他还是选择了抱其它人。

他怕车厢内的世界是捉不住的禁忌之恋,窗外的世界才是伸手就能够到的现在与未来。

“待会儿吃烤肉好不……?”远处是绫野刚的声音。

“我不在乎。”小栗旬说,喉咙和鼻尖一齐发酸,眼睛也有点儿红,“你明白吗?我不在乎。”

5

那就这样吧,生田躺下,不再辗转反侧。

新婚快乐,小栗先生。

这样最好,也许一切都是无谓的幻想,说出来也许会被人笑话,没那么多必要。还不如假装轻松地按一下delete,删掉大脑里割舍不下的十年。

不知道哪一天,彼此的背影慢慢变成侧面,侧面变成最熟悉的脸,之后不断经历风雨褪色,最后缩成后视镜里面一个模糊的小点。

错身之后,掐掉烟。